欢乐升级最新版本版本|欢乐升级游戏网页版
首页 芙蓉楼 首页

闻捷在新华社福建分社

2019-07-04 09:52

f05b4d2b-245e-4ef3-b218-e6b8374cc71f

图为闻捷在新华社福建分社?#20445;?#24110;助修改并发表在《人民日报》上的文章。

 

文/吴明宝 沈晓昆

闻捷是镇江丹徒人,当代中国著名诗人,长篇叙事诗《复仇的火焰》是他的力作,引起国内外瞩目,1996年出版的《中国新诗名篇鉴赏辞典》,把他与五四以来诗坛名家并列,?#31456;?#35799;作8首。闻捷在成为杰出诗人之前,还是一名出色的记者、编辑和新闻管理工作者。

出色记者的诗人情怀

1955年起,闻捷利用业余时间创作了许多清新活泼、色彩斑斓、充满少数民族风情的天山牧歌,如《夜莺飞去了》《葡萄成熟了》《吐鲁番情歌》等。

1956年?#27169;?#26032;华社总社通知福建分社,已调回北京的闻捷要来疗养,不带任何任务。听说闻捷要来,而?#39029;?#20303;在分社,福建分社上上下下都很振奋。分社领导有个小“私心”:想借闻捷疗养机会,请他对如何把福建报道搞上去作点指导。便把记者召集起来与闻捷正式见面并座?#31119;?#20171;绍福建情况。几个主力记者向他汇报了革命老区、海防斗争、华侨家乡、林区茶乡、工艺美术、戏剧种类等最有福建特色的几个领域中的精?#26159;?#20917;,引起了闻捷浓厚的兴趣。他请各位记者在空隙时间分别陪他在榕城走走看看,谈谈?#29287;摹?/p>

当?#20445;?#31119;建分社工作人员中青年人占多数。他们都喜爱新诗,有两位还业余写诗,对闻捷很崇拜,大家都?#19981;?#25214;闻捷交?#31119;收?#38382;那,闻捷从分社众多“诗迷”中看到新诗在我国广阔发展?#26003;兀?#38750;常开心。

闻捷平易近人,随和真诚,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,交谈内容广?#28023;?#27668;氛热烈。一次,有位记者问他:“传闻你计划撰写一部长诗,歌颂新疆各族人民解放前奋起反抗?#25345;?#32773;,解放大军挺进大西北时积极配合解放新疆全境、平息反革命叛乱,共同建设新新疆的盛况。”

他说:“的确有这打算。?#20197;?#20146;历这历史进程,掌握了许多英雄人物气壮山河的光辉事迹,了解了许多可歌可泣的生动情节。近些年,这件事我一直在酝酿、构?#36857;?#29978;至可以说一直在折磨、煎熬着自?#28023;?#24635;觉得有责任好好写出来,否则愧对新疆人民。新闻工作我非常热爱,是这部长诗‘逼’得我卸下分社社长、专心写诗,组织上理解并同意了。”

闻捷还讲道:“我从记者转向专业诗人,是人生大转折,可以预计,困难很多。这次来疗养,主要是静下心来理理思想。福建之行,使我对我国新诗前景、当好专业诗人,信心大增,收获很大。”闻捷拟写的长诗,就是1959年写出第一部并出版的《复仇的火焰》,在诗坛引起轰动;1962年写出第二部并出版,其第三部的第五节和尾声分别于1962、1963年发表,第三部整部原稿不幸在文革中不知去向。

打造海防前线的新闻重炮

闻捷在福州生活几天后,对福建分社的热情接待非常?#23633;ぃ?#20027;动提问“有什么事可帮忙”。分社领导说:“分社发稿数量、总社采用率尚可,总的说较零星、单薄,如何写出分量较重、影响较大的稿件,还未突破。”闻捷说:“多天与记者们接触,对福建情况了解了一点,觉得海防报道?#19978;?#25630;个重炮,打算先与有关记者座谈一下,分社可指定一位记者作我助手。”分社负责人赞同他的方?#31119;?#30830;定龚人左作他助手。

闻捷掌握大量海防斗争情况后,详谈对这重头大稿的构想。他认为:“现在台湾海?#31354;?#20105;气氛很浓,全国全世界都很关心福建和海防前线,我没有来福建前,原以为福建、福州大概一派临战紧张状态,来了一看,想不到这里一派和平建设的欣欣向荣景象,这表明我们力量?#30475;蟆?#20998;社已发的海防稿件,大多是歼灭来犯骚扰之敌,生擒潜入或潜伏敌特之类的报道,这当然必要,我想,这次抓重头大稿,主题应是介绍福建沿海地区,特别是重要?#27827;?#22312;敌人炮火威胁下仍坚定地发展各业经济,建设和平生活的情况,这是全国人民最关心的。”大家都觉得这样写,境界高很多。

龚人左那?#25913;?#19987;搞海防报道,跑遍福建主要海岛、半?#28023;?#26681;据闻捷提出的主题,摆了不少线索,经反复研究,确定了几个重点内容分头由陈启桐、肖珑、林俊卿等记者去抓。龚人左采写任务很重。闻捷再三交代:“这篇长通讯一定要?#23633;?#20010;能体现主题的最具代表性、最为生动有力的典型事例,这样,稿子就站起来了、有生命力了。”

龚人左作为助手,把自己采访的典型和其他同志抓到的典型,初步串联起来,形成几千字的素材交给闻捷。闻捷给这篇通讯拟了个题目?#37117;?#35821;远离海防前线的人们》,大家都说好。因为既很新?#34180;?#21035;致,新华社似还没有发过类似题目,同时还体现了主题。闻捷写了个很简洁的漂亮的引言后,又反复调整段落,反复筛选事例,反复推敲文字,这才定稿。

在通讯结尾,闻捷写道:“福建前线海岛上的人民就这样顽?#24247;?#29983;活着和战斗着,我们把访问海岛的见闻写给远离海防前线的人们,让他?#19988;?#19968;同激动,一同欢乐。”全文4000多字,署名是“新华社福建分社记者集体采写”。此稿是福建分社成立以来被总社采用的篇幅最长的通讯,群情振奋。这篇文章曾全文发表在1956年11月24日《人民日报》,在全国?#27573;?#20869;产生很大影响。

此稿的形成是福建分社记者向闻捷学习的过程,分社作为经?#28210;?#20316;认真?#33433;帷?#21518;来,福建分社简有在两处提到这件盛事,其中一处写道:“闻捷在盛?#30446;?#26257;季节参加了稿子的修改和润色工作。此稿被总社采用后,人民日报刊登了,影响较大。”

赞美闽西老红村的史诗

闻捷在福建分社疗养期间,对闽西老区表现出很大兴趣。分社只有郑汀、龚人左较熟悉闽西,郑汀是闽西人,解放初任《厦门日报》常驻闽西记者,跑遍了闽西重镇和著名村寨,调分社后与龚曾经多次到闽西采访,还在著名基点村后田村蹲点多日。因此,伴闻捷游览、参观、散?#20581;?#38386;聊?#20445;?#24120;讲一些闽西的风土人情和革命斗争故事。郑汀背诵了多首赞颂自由恋爱、反抗封建包办婚姻的闽西山歌,闻捷听了啧啧赞叹。

闽西这片红土地上发生的充满传奇色彩和英雄主义的故事,激发了闻捷写诗的强?#20197;?#26395;。

1957年,闻捷写了9首精彩诗篇。如《青青小陶河滨?#20998;校?#38395;捷用奇特的想象力和隐喻性语言?#27492;?#36896;毛泽东在闽西活动时的光辉形象:“他微微地昂着头,用他那略带忧愁的眼睛,凝视苦难的大地,忘却了午夜的寒冷;”“他宽阔的天庭下,两道?#27982;?#38145;得紧紧,思考、推断、再思考……直踱到雄鸡三唱黎明;”“他的姿影稍稍前倾,因为肩上的担子压得太重,于是在他散步的地方,一步留下一个脚印!”“他的脚印落在哪里,那里的人民就跟着前进;脚踏得高山大川动荡,扬起漫天的飞尘……”

闻捷在闽西写的最重要诗篇是26行长诗?#27573;页?#27425;前来拜访》。他创造了“老红村”这个词,用以概括闽西千百个革命老基点村,极贴切,极生动。点和面结合了,历史和现实沟通了。他用抒情方式叙事,勾勒历史进程,?#20174;?#26102;代风貌,控诉反动?#25345;?#19979;的深重苦难,欢呼党旗唤醒千万剽悍山民武装暴动,刻画红军北上后坚持斗争的惨烈,歌颂二十多年红旗不倒,迎接新中国诞生,整个诗篇色彩浓郁,跌宕起伏,引人入胜。对老区人民的崇敬、热爱、深情,洋溢始终。

诗的最后是这样写的:“你呀,你这小小的山村,你的苦难、你的欢乐,你的牺牲、你的胜利,正是近代中国农村斗争的缩影。?#39029;?#27425;前来拜访,你这闽西的小小的山村。我脱?#34180;?#28145;深地弯腰,向着你战斗的历史,向着你战斗的山民,向着你每家门楣上的‘革命烈属’或‘军属光荣’,向着你漫漫长夜里,永不熄灭的火星,向着你新的年代获得的/永恒的青?#28023;?#20197;我激荡的歌声——歌唱你,二十年不倒的老红村,歌唱你,铁打的脊梁?#31181;?#30340;心生,歌唱你,永远感召着英雄的万代子孙。我脱?#34180;?#28145;深地弯腰,献出我的一片赤诚,向你致敬、深深的致敬……”

闻捷这?#20934;?#21160;人心的长诗,非常壮丽,可说是一部闽西革命斗争的史诗。

《诗人之死》在福建诞生

“文革”开?#24049;螅?#26102;任上海作协党组成员的闻捷遭到残酷斗争。被隔离审查后,红卫兵抄他家想抓“罪证”,寻?#19994;?#19968;只珍藏重要信件和文稿的铁箱子,在打开?#20445;?#20182;的妻子紧紧抱着闻捷还未发表的长诗《不尽长江滚滚流》原稿跳楼自?#20445;?#22905;把闻捷的作品当作她自己生命的一部分热爱着。但这部沾满鲜血的诗稿却在“文革”中丢失了。

闻捷被隔离审查达数年之久。负责审查他的专案组组长是一位年轻的离过婚的女性文人,经过?#25913;?#30340;审查过程,她比较了解闻捷的为人和内心世界,产生了爱情。

1971年,闻捷“解放”了,没有受什么处分,一个丧妻,一个离婚,他俩准备结婚。但这件事让张春桥知道了,大发雷霆,说是闻捷用他的?#20160;准?#24863;情诱惑、腐蚀了造反派女战士,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。晴天霹雳,宁折不弯的闻捷无法忍受这种人格上的侮辱和感情上的折磨,以死抗争。

这位全身心爱上闻捷的造反派女战士,就是以后在文坛上甚有影响的著名作家戴厚英。1978年6月,戴厚英完成草稿,于1979年6月改定,写成《诗人之死》。书中所有的人姓名虽?#23478;?#25913;变,但?#23548;?#19978;是真实记录了她和闻捷的?#30331;?#24754;剧,并在广阔的背景上?#20174;?#20102;十年?#24179;?#26399;间的社会风貌,揭露“四人帮”对广大知识分子的残酷?#32676;?#21644;知识分子与邪恶势力进行的斗争。《诗人之死》写得很动人,感情色彩很浓,被人称作“儒林哀史”,但哀而不伤,给人以鼓舞和胜利信心。

戴厚英深爱这本处女作,她这样说:“它凝聚了我的心血和热泪,寄托着我的怀念和希望。”

1982年3月,福建人民出版社率先出版了这本书,第一版第一次印刷就是10万册。

人民诗人闻捷没有死,他永远活在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热爱闻捷和他的诗歌的人们心中!

责任编辑:阿君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欢乐升级最新版本版本 奇准三码中特 重庆时时龙虎合开奖app 爱丽丝 澳洲pk10人工免费计划 捕鱼来了最强副炮 saba优胜冠军 新时时彩开奖将结果 极速快三免费体验 福建快三走势 怎么靠别人给我赚钱吗